欢迎访问:婷婷色香六月缴情综合-五月婷婷丁香花综合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哥哥送我走

哥哥送我走

下了一整天的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恍神中,直到浮萍紧紧的抱住了我,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进了家门。

  理了理被雨水弄湿的头发,微笑着看着自己可爱的妹妹。

  有些庆幸自己还活着,但又觉得失去了什么。

  「姊~~有带肉回来吗?」

  …也许,是我根本就忘记了什么。

  「啊…我…忘了…」

  「姊…你明明答应过我的…」浮萍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对不起啦…下次我一定会带的,今天真的发生太多事情了。」「姊,你想要就这样蒙混过去吗?好过分喔…」浮萍嘟嘴。

  「佳雯。」正当我还想解释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爸爸说话了。

  「你真的什么也没有带回来?」

  「嗯…对…」我抱歉的低下了头。

  「信诚!」爸爸朝楼上大喊,语气出奇的严肃。

  「把我房间里的那把刀拿下来给我!」

  「啊?好。」哥哥有些疑惑的声音。

  那把刀,我们全家都知道,是爸爸以前还是厨师时惯用的宰杀刀,自从他退休之后,那把刀就一直挂在他房间的墙壁上,60公分左右的刀身,闪着锋利的金属光泽,不知有多少女孩曾在这把刀下献出了自己的年轻生命。

  尘封已久的宝刀重出江湖,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我的心里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

  「爸…爸爸,你想做什么啊…?」我感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小雯啊…」 爸爸轻抚着我的头,「你可记得出门前许下的诺言?」「记…记得…」隐约,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慌乱地接着说「但是,您应该也知道我那时候只是开玩笑…」「你是否开玩笑其实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别人对你的观感呢?你知道浮萍妹妹、甚至我们全家都为了你这句话期待了一整天吗?」爸爸边说边伸手接过了哥哥递来的大刀,如同树根般的青筋爬满了苍老的双手,虽然皮肤逐渐松弛,但那粗壮的肌肉仍不减当年的豪迈。只见他使劲一握,骨节发出了喀啦的声响,闪着寒光的刀锋瞬间射出了一股令人震慑的杀意。

  「所以,我必须现在宰了你!」爸爸眼中精光暴盛,刀锋颤动。曾身为职业屠夫的他经过了长年的经验累积自有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似乎光凭他的眼神就能让女孩惧怕得无法动弹。

  我想逃。

  或许应该说,我非逃不可。

  但我的双脚就如同被水泥黏在地上般,丝毫无法移动。

  「小雯啊,爸爸告诉你多少次了,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名声跟行为举止,特别是你们做服务生这一行的,在别人面前的形象比你们的生命重要得多,难道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觉悟吗?」我很清楚。

  也或许,我并不是真的怕死,只是当自己真的面临这样的状况时,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要逃避。

  有时一旦逃避了,或许就会一直想要逃避下去吧。

  有人说,女孩的人生就是学习如何面对死亡的过程。自己身为服务生,却连这样的觉悟也没有,真的很可耻。

  也难怪小芳会对我这么失望了。

  「您说的我懂。」我低下了头,有些惭愧。

  「今天不是我想杀你,而是你自己决定了你的死亡,今天早上的承诺,既然是你自愿许下的,那么你就有义务要去履行他。身为浮萍的姊姊,你如果这样说话不算话,那岂不是给浮萍做了个最坏的榜样?如果长辈说话不算话的话,如何取信于人?你的弟妹们日后又如何能够心虚地接受长辈们的教诲呢?更何况你还在餐厅工作,牺牲奉献的精神哪里去了呢?今天若你还想苟且偷生,你连作我女儿都不配!」一番话,只说得我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生命中,自己已经逃避了太多次,即使我侥幸继续逃避下去,或许残留下来的,也不是会是原来的自己了吧。受尽鄙视的人生,是否真的就会比较好?

  果然还是应该…

  「小雯。」爸爸抓住了我微微颤抖的双肩,轻声说:「爸爸爱你,所以才希望你成为一个行为良好的人,你很漂亮、又很善良,你死了爸爸哪有可能不难过呢?但是也因为我爱你,所以更不希望你走上了错误的道路,不但坏了我们家的名声,也毁掉你一生的形象啊…」「嗯…」我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了爸爸。

  虽然怕死,但时候到了还是得面对的。

  「爸,所以姊姊真的要…」浮萍边说边从后面紧紧抱住了我的腰。

  「嗯。」我回头,忍住了泪,「是啊,你们晚餐会吃到我的肉的。」造化弄人,本来以为今天能逃过一劫,但到了最后还是要面对自己的死亡。

  然而很奇怪的,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像在餐厅时那样的害怕了。

  或许,在确定了自己的命运之后,反而少了之前的那种忐忑。

  我知道这是我该走的人生道路。

  「那…小雯,爸爸就让你选择吧。看你想要哪一种宰杀方式,爸爸都尽量满足你。」爸爸对我赞许的点了点头,「算是,我在最后对你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吧。」「好…我想想看…」

  其实对我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好考虑的,我爱斩首,一直都是。只是爸爸让我选择,更让我多了许多的幻想空间,幻想着许多种死法,而这些死法只要一说出口,就能够马上实现,这种奇特的感觉,竟又让我开始莫名的兴奋了起来。

  「不用想了吧小雯姊,浮萍知道你最爱斩首了,对吧?每次你看美食杂志总是死盯着斩首的主题不放,谁都猜得出来姊姊很想要自己的脖子也被这样喀擦一声砍下去。」浮萍嘻嘻一笑,做势一个手刀砍在我的脖颈上,我还来不及教训这个调皮的妹妹就发现自己的脸颊在被她砍到的同时早已热得发烫。

  「嗯…我想要被斩首…」我想我的脸现在应该红的很吓人吧。

  「好,爸爸就成全你。以前爸爸最拿手的方式就是斩首,你可以放心。」「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我边说边偷瞄站在一旁看似饥渴的哥哥,「我…我想…我想在自己达到高潮的时候被斩首…」话未说完,我已经羞到抬不起头来。

  随即,一双结实的手臂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的好妹妹,就让我来成全你的愿望,好吗?」哥哥的声音。

  臭哥哥。

  但也只有他了…

  「色鬼…」我有些局促的在哥哥的怀里挣扎,但他强而有力的手臂却勒得我心跳加速。

  「别这么说嘛!再怎么说哥哥平常也是很爱护你的啊。」他的嘴唇轻柔的贴上了我的右耳,成熟男人特有的气息在我的鼻尖环绕。「我亲爱的小公主,您是否能在这最后一天,满足你哥哥卑微的愿望呢…?」柔顺的发丝随风舞动着,熟悉的感觉让我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信诚哥哥只是色了点。

  「我走了之后…不许…对浮萍乱来喔…」瘫软在信诚怀里的我早已克制不住地开始微微喘息,没有直接响应哥哥的问题,但我的身体已经给了他最好的答案。

  「放心吧,你也知道我很尊重女孩的想法,就像那天…」「别说了…」我回头,用自己的双唇堵住了哥哥的嘴。

  「咳!」爸爸的一声咳嗽打断了我们的缠绵,此时的我才想起来爸爸正闷不吭声的在旁边看着一切,就连浮萍也非常感兴趣的直盯着我看,让我忍不住尴尬了起来。

  「啊…爸爸,可以吗…?」

  「如果我说不行的话,你们还停得下来吗?」爸爸似笑非笑的看着哥哥的左手在我的乳房上使劲的揉捏,而另一只手更伸进了我的短裙内放肆的摩擦着。

  我还来不及回答,一阵酸麻直冲而上,只能红着脸瘫在哥哥的怀中呻吟。

  「但是,我有个条件。」爸爸收起了笑容正经地说,「信诚,在小雯斩首前都不能把她的衣物脱掉,我希望小雯是以家人的身份,也是以浮萍姐姐的身份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不是一只肉畜。」「好!」信诚兴奋地答应了。

  「那么,我就在一旁准备吧,小雯,等你觉得时候到了就叫我一声,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爸爸一脸的自信。

  「好…」我满脸通红,自己被斩首的画面在心里蔓延已久,敏感的下体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悄悄的湿了。

  我并不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做爱,毕竟在餐厅工作,总会有些客人有这方面的喜好。但此时,自己在家人的注视下被哥哥挑逗着,除了莫名的尴尬之外,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

  或许正是因为他们是家人的关系吧…在自己最熟悉的人面前展现出自己最放荡的一面。

  哥哥取来一条绳子,将我的双手紧紧的捆在身后,嵌入肉里的绳子让我的双手感觉又胀又紧。虽然不舒服,但我必须承认,我很喜欢这种被束缚的感觉。

  「痛吗…?」他边打结边轻轻地说着。

  「不会…」我顺从的任由他将自己弄成他喜欢的样子。一回头只见浮萍正入迷的看着自己,有些尴尬的我只能傻傻地对着她微笑。

  「姊…」浮萍似乎有些出神。

  「嗯,怎么了?」

  「啊…没什么啦…只是觉得…姊姊现在的样子好漂亮…」或许,浮萍也还没真正接受我即将变成肉的事实吧。

  「好了。」哥哥将我转过来面对他,想到自己即将这样在家人面前做最后也是最淫荡的表演还是不禁让我感到有些局促。

  「放轻松点,小雯,哥哥相信你会表现得很好的。」他紧紧的抱住了我。

  或许,这就是男人吧。虽然有时色得让人讨厌,但温柔起来却也能把女孩迷的全身酥麻。

  「哈密瓜香。」他微笑,温柔的气息拂过我的耳边。但右手早已不安分的自我身后缓缓地将我的短裙撩了起来。

  「嗯。」我黏在他怀里,双腿微微分开,任由哥哥的手指在我的两腿间游移。「但你总是只闻到哈密瓜。」我莞尔。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身上散发出来的这种味道,只属于你的,甜而不腻。」哥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扶着我的头命令我站在他身前,双腿分开弯下腰用嘴舔舐着他那胯下间男人特有的部位。由于我的短裙已经被他掀了起来,此时的姿势无疑是将自己雪白的丰臀整个暴露在在场家人们的眼前,只留下中间那最私密的部位还被湿透了的粉色内裤勉强遮掩着,在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双腿衬托下更显得性感诱人。

  这种羞燥是难以形容的,但又能怎么办呢?我很清楚此时的自己只剩下顺从的义务。

  似乎,我还听见了爸爸吞口水的声音。

  「啊爸!您要不要也来参一脚呢,趁小雯下面那个穴还闲着的时候。」哥哥似乎看出了爸爸的欲望。

  「呵呵,爸爸老啦!就不在年轻人面前丢人现眼了。现在我只想好好的一饱口福,看看这个翘臀,真让人口水直流啊…」爸爸边说边狠狠地捏了我的屁股一把,弄得嘴里正被男人的东西塞满的我只能呜呜的呻吟。

  「妹妹用嘴服务男人的技术也很棒呢,瞧她才刚含没多久,就把我的欲望都给勾出来了。」哥哥边说边闭起了眼睛舒服的喘息,双手抱住了我的头,豪不客气地将他那男人的肉棒往我的嘴里抽送。

  「好好的享受吧,再过不久,你的头就真的要被我抱在手上了呢…」哥哥边喘气边对我说着。

  「嗯…」我含糊地应着,视线被自己的长发给遮住,看不清楚浮萍现在的反应。

  或许,我最在乎的还是浮萍吧,面对男人的羞辱,身为服务生的我早已习以为常,然而自己现在的样子却是浮萍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的,与其想着自己会怎么被哥哥玩弄,我更在乎的是自己在浮萍心中的形象;与其烦恼自己到底会怎么死,我更在乎的是浮萍会怎么看待我的死亡。

  毕竟,浮萍一直都是我最重视的妹妹。

  不管我的下场如何,我只希望自己在浮萍的心中仍然是个好姊姊。

  也许自己能做的,也只有抱着希望了吧。至少,我选择了自己认为对的做法。

  喘息声中,我那湿透的内裤已被哥哥粗鲁的扯了下来。在他的帮助下顺从的分开两腿跨在哥哥的双腿上,让哥哥握着他那早已硬成紫红色的男根豪不客气的往我早已不断渗着淫水的小穴里塞,准备继续第二回合的进攻。

  我知道当我高潮的时候,我就会瞬间变成一具正在抽蓄的无头女尸,但是当死亡真正到来时,幻想着自己的身体将被如此残忍的斩下脑袋,无头的身躯仍然性感的挥洒着自己仅存的生命力,剧烈抽蓄颤抖的身体喷着鲜血展现出了另一种层次的美,总是让我欲罢不能,彷佛随着切断脖颈的那一刀,我的灵魂也被随之解放,用最狂野的姿势舞动着自己的身体。

  我跨在哥哥的身上,上下摆动着身体配合着哥哥的动作,胸前衬衫的钮扣早已被打开,粉色的蕾丝胸罩也被拉了起来露出了我圆润雪白的乳房,而哥哥此时正扶着我的屁股引导着我的动作,一边深情的将整张脸埋进了我随着身体而晃动的双乳之中,嗅着他最爱的哈密瓜香。

  我呻吟着,享受阴道被撑开摩擦的快感,我知道这是我的最后一次了,再过不久,自己这具活生生的身体就会变成一块没有生命的美肉,被无情的切割成一块块的变成桌上的佳肴,自己的身体将不复存在,如果不好好享受现在的每分每秒,那真的就太可惜了。

  尊严对现在的我来说早已没有必要,只会让现在的自己对于性的享受更加碍手碍脚而已。

  我挺着胸膛,任由哥哥疯狂地啃咬着我的乳头,即将被斩首的快感与紧张变成了一种难以抗拒的兴奋灼烧着我的身体,从乳尖传来的酸麻与剧痛几乎使我疯狂,下体混着水声的碰撞与摩擦带着一股股强烈的酥麻感犹如电流般迅速的冲击着我的全身。

  此时的我,叫得很淫荡。

  「小雯…你会恨我吗?」眼前正挺着阳具在我体内进出的哥哥轻声问我。

  「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呢…哦…」我闭起了双眼抬高下巴享受着,任由自己丰满的双乳在哥哥的眼前乱晃。

  如果,此时爸爸一刀下来,就什么都结束了吧…「只是…想…道个歉…」男人似乎有些失神。

  「我没恨你。」我打断了他,眼前的视线开始有些模糊。

  不过,都已经不重要了吧。不管眼前的男人曾经做过些什么,也不见得能改变我的结局。

  哥哥似乎有些愧疚的将我抱在怀里,任由微微颤抖的我在他耳边不断的喘息。

  「快要到最后了吧…」男人温柔的低语总是让我无法招架。

  「嗯…」我脸红。

  「最后,就用你喜欢的姿势吧。」哥哥将我从沙发上扶起来,站在客厅的空旷处,要我分开双腿站好,示意我弯下腰。

  「为什么你喜欢这样的姿势啊?」哥哥抓住了我捆在身后的双手,另一手则撩起了我的短裙。

  「你不是问过很多次了吗?」我弯腰,有些哭笑不得。「我自己也不知道,就是喜欢啊。」「只是想看看你的答案会不会改变…」他边说边细心的梳理着我的头发,将我的一头长发摆到了脖子的另一边。

  我低下头,知道这就是自己最终的结局。

  穿着黑色高跟鞋的修长双腿分开着,在黑色的长筒丝袜衬托下更显的性感诱人,自己的短裙已经被掀了起来露出了整个浑圆的屁股,无毛的阴部因为方才男人的进入闪着晶莹的光泽,似乎还有几滴顽皮的水珠正沿着大腿缓缓流下,白色的衬衫因为刚刚的交媾而染上了汗水,使的粉色的蕾丝胸罩更显的清晰可见,胸前的扣子已经被打开,因为弯腰的缘故两粒浑圆饱满的乳房突破了那薄薄的布料垂在胸前,坚挺的乳头兀自勃起着,随着我有些急促的呼吸不断的晃动。

  每当自己露出脖颈,总会有种奇特的感觉,似乎后颈的神经瞬间敏感了许多,些微的风吹草动总会带给我一种奇特的酸麻,轻柔的传遍至全身。

  而此时,我知道自己已经是最后一次露出自己的脖颈了,不久之后,划破皮肤带给我的亢奋将会把我体内的血液一股脑的喷洒出去。在想着这幕情景时我的淫水又不安分的自阴道中渗了出来。

  「哥…你相信命运吗?」我看着地上。

  「这不是很老梗的问题了吗?信者恒信吧。」他一手抓住了我捆在身后的双手,另一手扶着我的臀部,将那硬挺的阳具再一次的捅进了我的阴道深处。

  「也许,我会喜欢上这样的姿势,就是为了这一天呢…」我小声的说。

  或许让男人从后面进入的姿势,总是会让我联想到断头台吧…幻想成真的感觉,有时反而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场梦。

  「啊?你刚刚说什么?」哥哥的声音混着下体撞击着我屁股的啪啪声。

  「…没什么。」我微笑,心中异常的平静。

  或许自己没在餐厅中被宰掉,也是为了这一刻吧…死得其所,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下体正被男人疯狂的抽插,偶尔满溢出来的淫水就从交合的缝隙中直接滴落地面,雪白的乳房随着抽插的动作剧烈的晃动。

  而那个章,仍然骄傲的印在我的小腹上。

  「哥,要照顾好浮萍。」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姊,我都几岁的人了…」听得出来她在嘟嘴。

  似乎,还有点哽咽。

  「嗯!我的好妹妹,你的骚穴真是越夹越紧了啊!」哥哥抓紧了我的屁股,奋力的挺进。

  感受着男人的阳具在自己的阴道内蠕动,我忍不住闭上了双眼,让过往的一切在脑海里流动。

  而阴道的收缩,也随着自己的亢奋越来越剧烈。

  自己最爱的,一直都是这种被征服的感觉,说出来丢脸,但却货真价实。

  似乎自己的内心深处,也认为身首异处是最适合自己的死法。

  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的乳房随着抽插晃动着,修长的双腿似乎有些支持不住哥哥的进攻而颤抖,总是让我一阵阵的亢奋。

  记得小芳说过,在断头台上尽情表现自己的女孩,是最性感的。

  那么,现在的我,是否也是如此性感呢?

  「小雯,」哥哥边喘着粗气边问:「如果真的有下辈子的话,你还会想当女人吗…?」「…会。」我咬紧双唇,喘着气试图压抑那一阵阵从小穴里蜂拥而出的快感。

  「…为什么?」

  「因为…我…」我喘着粗气,一阵阵强烈的酥麻已经在冲击着我的脑袋。

  「小雯…?」爸爸警觉的问。

  「嗯…爸…我…哦…」我呻吟着抬起头,剧烈的高潮已经开始从阴道内爆发。

  「小雯,为什么?」哥哥有些焦急。

  「因为…」

  我还想继续说下去,那阵强烈的酥麻却已经开始冲击着我的后脑,只听见爸爸大喝一声,紧接着只感觉脖颈一凉,自己的声音被硬生生的切断。眼前的地面开始快速的朝自己扑来,一阵剧烈的撞击后,我只能从自己的发丝缝隙中看着身旁的地板逐渐的被泼洒上美丽的鲜红。

  努力的转动视线,一双穿着黑丝袜高跟鞋的美腿仍然颤抖着想维持自己原来的姿势,往上一瞧,短裙已经被掀到了腰部,向外滴着淫水的两腿间仍然被男人死命的霸占着,似乎想好好的把握最后的时光感受着女人残留下来的放荡,雪白的腹部在衬衫底下微微抽蓄,那对C罩杯的双乳还在性感的随着男人的动作摇晃。而雪白无暇的前胸却接着一截鲜红的断颈,青春的血液仍然从那被砍断的脖腔里猛烈的喷洒而出。从这个角度似乎还能隐约看到那还在冒着血泡的白色气管以及被斩断的颈椎。

  如此突兀的景象震撼了我的视觉,但我很清楚那个失去了头颅的女人就是自己。没了脑袋的女人失去了平时的教养,不安分的在男人面前剧烈的颤抖着,高跟鞋鞋跟因为抽蓄的双腿而敲击着地面发出了急促的答答声,从那不断漏着淫水的私处可以看出这个无头女孩仍然处在极度的高潮当中,在男人强壮手臂的控制下更显的娇柔美丽。

  当自己真的到了这一刻,反而觉得眼前的一切真实的像在作梦。

  或许,连自己都还无法接受这一切吧。

  然而,我并不后悔。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最动人的一刻,或许今天的我,也会永远的留在家人心里吧。

  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公园里,爸爸紧紧抱着被哥哥欺负而大哭的我,柔声安慰我的情景。

  「因为,我爱你们。」

  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也愿意再一次的献出自己的身体。

  看着自己还在抽蓄的无头身体,我忍不住微微的笑了,任由那青春的血红洒满我的视线。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大户人家扒灰忙 下一篇:一个接受乱伦的大家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